女记者年前被裁员,去海底捞打工:时薪比过去高

作者: 小号聚富荣 日期: 2023-01-20 11:15:24 人气: - 评论: 0

即使戴着口罩,也要让客人看到你在笑;走路是不允许的,要小跑;客人杯子里的水低于一半,要立马续上;锅里有一点浮沫,要赶紧撇掉加汤……田慧(化名)事无巨细地介绍着她在海底捞的工作细节。

年前,她被一家新闻网站裁员。“我有预感(被裁),但还在祈祷,能不能晚一点,我还没找到下一个落脚点。”回到家,田慧对着手机倾诉,27岁、没工作、没爱情、没存款、被房东赶走,细数现状,哭了起来。

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,她说投了几十家公司,简历都石沉大海,只好开始找兼职。“海底捞的时薪是21元,算一算,确实比我之前当记者高,而且管两顿饭,油水很大,我还胖了一点。”

被裁之后,田慧没敢告诉父母,自己买了点酒和营养品,准备过年带回家,说是单位发的。回家前,店长知晓了她以前当过记者,“店长觉得我是卧底,我好像又要失业了。”

以下是田慧的讲述:

【1】海底捞的时薪比记者高

我以前单位的记者需要自己去找项目,对方给宣传费,我们写报道,一个项目大概会持续半年。

2022年,我找不来项目,被困在家里,写一些本地的稿件。想想这一年,我也不知道在干嘛,好像躺在床上玩手机,时间就过去了。一整年,我只拿到了底薪,3500元一个月。

年底,单位发不出工资了,领导跟我们谈话,让我们自己去找项目,不然就不发工资,就是变相逼你走。那个时候我也谈了个好项目,给一个学校做宣传,我当时策划书都写好了,得有十几页,后续的流程写得很清楚,可是在谈价格的时候,对方拿不出钱。

12月最后的那几天,我收到了离职通知,挺难受的,我就想“你为什么不能晚几天?我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”。觉得这两年在公司付出蛮多心血,突然间没有了,也会有一丝不甘。

我住的隔断房,房间十几平米,租金一个月要1000多。还得吃饭生活,再加上我已经几个月没发工资了,根本不够花。所以裁员之后我拍了视频,说自己是失败者。视频里我哭了,没想到竟然哭上了热门。

曾经的办公室。受访者供图

我投了几十家公司,都石沉大海,就开始找兼职。第一份兼职是在蛋糕店,只在休息日工作,从上午9点干到晚上9点,一个小时12块钱,一天就是144元,够我吃好几天了。

元旦之后,海底捞说缺人,我就去面试了。面试不难,他们不要太胖的,怕走路挤到客人,也不要内向的,毕竟要唱歌。我平时就是社牛的性格,很容易就被录取了。

兼职是上4个小时班,刚开始是下午4点到8点,后来凌晨缺人,我就调到了晚上9点到1点。

海底捞的服务是没得挑的。虽然平时戴着口罩,但也要笑,我的眼睛是圆的,笑不笑不容易看出来,还经常被领班提醒。服务的时候眼睛不能偏离客人一寸,一个人要看三到四桌,我们不能站、不能走,只能小跑,一刻也不停,手上不停,脚上也不停。

如果客人杯子里的水低于一半,就得赶紧加水,锅里有一点浮沫就得给打掉,然后舀汤,客人需要什么东西立马准备。我刚开始老是忘了打浮沫,还有加汤的时候,汤壶上的标签太小,会加错。不过我比较社牛,给客人聊聊天、道个歉,他们也不会在意。

刚开始是挺累的,工作的时候不让拿手机,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步,估计得有两万步。但看看全职的哥哥姐姐,一干就干12个小时,他们年纪还比我大,我有什么资格说累。海底捞的时薪是21元,算一算,确实比我之前当记者高,而且管两顿饭,油水很大,我还胖了一点。

【2】感觉自己挺努力但不顺

我感觉自己还挺努力的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不是很顺。

高考的时候,我三门主科的平均分超过120,但文综选择题涂卡涂串了,只考了150分。以我当时的能力是可以上个211的。想过复读,但那一年我高中不招复读生了,要读得去隔壁市。我想算了,考个本科就行,反正以后是要考研的。

大学还是在山东,选的经济学,想着这个专业好找工作。我家条件不好,还有个比我小三岁的弟弟。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爸出了车祸,伤着腿了,需要手术。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,我就自己赚生活费,努力学习赚奖学金,还拿了好几次国家奖学金。

课余时间去兼职,啥都做过,服务员、联通的业务员、去银行实习了一段时间,后来给公众号写历史科普文章、写影评。还当过一段时间的线上教育老师,做过导游。我们课排得不是很满,最多一天也就三节大课,兼职放在下午和晚上,我经常昼出夜归的,所以和室友们的关系就不怎么亲切。

毕业没什么职业规划,就是要考研,目标是浙江的一所双一流院校。复习的时候我也挺开心的,当时应聘了图书管理员,我有自己的工位,不用早起去图书馆抢座,每个月还能领200块助学金。

我当时过线20分,但那年太卷了,没进复试,想着调剂吧,报考的院校复试线出来得晚,等到要调剂的时候其他院校不招了。

考研失败,我在家待了半年。心态还好,经历过高考失利,我人已经麻了,也就难受两天,然后找工作。2020年,工作不好找,投的简历大多没有回音。在家里,我最怕我妈安慰我,我挺敏感的,看到她脸上的愁容,我更难受。年底,我来到济南,在一家新闻网站做记者。

【3】被裁没敢告诉家人

刚开始我挺有干劲的,刚来就接手了一个项目,出杂志,做人物报道,两个多月几乎跑遍了济南大大小小的地方,采访了30多个知名人士,一个月光绩效都能过万。

我喜欢出去采访,而且共情能力特别强。印象最深的是在医院做遗体捐献的选题,记得有次一个小女孩没有抢救过来,我哭得可伤心了。

项目做完之后,我被调到视频部,做剪辑。可能我的视频流量太低,半年之后又被调岗了,开始写一些网页新闻。

那段时间我也想过跳槽,可媒体本来招人就少,我专业还不对口,难上加难。好不容易我过了一家电视台的笔试、面试,就差最后体检了,对方打电话说人招满了,就是很气人。

爸妈对我的工作一直都不满意,不是公务员,没有编制,不是铁饭碗,他们一直觉得我是无业游民。我妈现在还一直想让我考教师。

今年10月,我爸所在的公司倒闭了,他是建筑工人,失业之后一直在家。我妈60岁了,年轻的时候做生意挣钱,结婚晚,现在在老家做一些裁缝活儿。我弟今年考研,听他说估计考不上。也就是说,现在,家里挣钱的只有我妈。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总是骂我爸,她脾气暴躁,天天催我爸出去找活干。

被裁之后,我没把这消息告诉我妈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,准备等找到新工作再说吧。腊月二十五,我回家了,买了点酒、营养品,说是单位发的。

我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,有点自卑,觉得自己好努力,也算优秀,但得到的结果总是不如人愿。但我会天天给自己洗脑,要积极地面对生活。

我现在比较迷茫,没想到之后会做什么工作。所以尽量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,什么企业都投,什么公司都可以。因为你在最底下的时候抬头看天,才发现天空是很辽阔的,有很多供你选择。

九派新闻记者 马婕盈


(图片+文字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删,邮箱:cyc1819@163.com)
发表评论
更多 网友评论0 条评论)
暂无评论

Copyright © 2012-2022 小号聚富荣 Powered by TWCMS

联盟网站:北京和田文化 武清聚富荣 爱我雄安新区 小号号外 商务旅游 聚富荣 保姆育儿嫂 简单打怪游戏平台 上下床

京ICP备19029324号